世子别翻墙,有门!:29.与江家定亲

    为使自己孩子过的不必人差,吴氏笼络人心的手段没少使,这次能顺利和江家攀上亲事,自然是高兴的。

    甄夫人的性子她是了解的,太过心高气傲,教出来的两个女儿都如出一辙,最是看不上地位比秦家还低的大户。若是江起云在朝谋个一官半职的,那情况又会不同。不管怎样,能让自己女儿不愁吃喝,不做小妾,已经让她宽心了。

    到了第四天,秦轻霜还赖在床上不起时便被吴氏扒拉起来。像只提现木偶,被吴氏费尽心思的装扮打整。描眉点朱,钗裙拢翠,整个过程她都是一副极度缺乏睡眠的样子。

    吴氏看她一副小可怜的模样,态度放软了几分,当下蹲在她面前,拉过她的手,苦口婆心道:我是你娘,哪有自己娘亲不心疼闺女的,那个裴寅生的到是俊俏,可男人好看也不能当菜米油盐。嫁人呐还是得嫁给适合过日子的,你听娘的话,那江家朱门绣户,虽出生不太好,但你嫁过去能享荣华富贵,也不会步入我的后尘,一辈子当个姨娘,被正房压在脚下。

    秦轻霜盘着腿,单手支在大腿上撑着脸颊,嘟着小嘴闹脾气。道理她都懂,吴氏不希望她过的太拮据,所以想找个富商让她嫁了,不然以她庶出的尴尬身份,却也难找到一个好人家,虽是秦太守的女儿,可出生并不高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再加上景亲王府那场闹剧,哪能有不在乎的大户人家。可不管外人如何看,秦轻霜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人的。

    娘,您是不是厌烦女儿了?这么巴巴的想把我嫁出去。

    吴氏白了她一眼,站起身坐回椅子上,捂着胸口回道:我能怎么办?眼看入秋你就十七了,先前一心扑在那个裴家小子身上,错过了多少好人家,这事儿越拖越黄,以后成了老姑娘,看谁要你。

    秦轻霜吐吐舌头,并不在意。上辈子的十七岁,她还在吭哧吭哧奋战高考好伐,能抽个时间看韩剧喊两声欧巴就已经很奢侈了,对结婚生孩子完全是懵逼的状况。现在突然告诉她自己要成古时候的剩女,她哪里接受得了。

    吴氏见她心窍不开,又劝慰道:那江家大少爷你是见过的,生的温文尔雅,虽是个举人但却从小习武,体格也壮阔。你跟着他,为娘放心。

    也就是说有钱任性,身强体壮,典型的高富帅,甚得广大姨母群欢迎。

    虽说当米虫扎根在哪里都一样,但嫁人确实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秦轻霜愁眉苦脸的蹲坐在地上,万感日子不好混。本以为逃离了王府能在秦家养生一段日子,哪知遇见个满心张罗自己女儿婚姻大事的娘亲,眼看着米虫生涯坎坷,世道不古,秦轻霜止不住一阵阵的叹息。

    当晚时分,秦胥轩从外面赶回来,笑容满面,春风得意,一看就知有好事临近。按照往常的惯例,他最新去了正房那边落脚,紧接着就该去兰苑那边歇息。

    甄夫人此时正监督自家女儿钻研绣工,看他兴高采烈地归来,忙迎了上去。

    老爷今日遇上了什么好事,如此开怀?

    秦胥轩尚来不及喝上一口茶,便已经笑的合不拢嘴,好事啊夫人,今日我去见了知怨兄,与他提起了两家联姻的事,你猜怎么着,他应下了此事。

    甄夫人一听,笑容一僵,有些支吾道:可是咱们的凝雪已经许了人家,秋后就出嫁了难不成要她的宝贝小女儿嫁给一个地位卑贱商贾,这事她可不会答应。

    正绣着鸳鸯戏水图的秦语冰起身行礼后又端坐下来,但手中的动作却缓下了许多。暗自凝神静气,仔细听着父母交谈。

    秦胥轩瞟了眼大家闺秀模样的四女,满意一笑,复又说道:是给老三相的,起云那孩子我信的过,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甄夫人这才松了口气,连连道喜,那霜霜也算是时来运转了,能遇见江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终归是不错的。

    秦胥轩与她寒暄了没几句,便起身离去赶往兰苑。

    秦语冰放下手中的锦绣,微微叹了口气。她背对着烛光而坐,背影纤细萧条,正是小鸟依人的模样。转身过来,却见黛眉含忧,朱唇抿愁,明明是副高不可攀的管家小姐模样,眉宇间却漾着三分无奈和四寸不甘。

    今日你早些休息去吧,且莫荒废了这半日所学。

    她淡漠点头,没有半丝笑容,屈膝行礼之后便离开厢房。秦胥轩刚刚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江起云似乎有意要娶秦轻霜,一个是多年的爱而不得,一个是自己的三姐。

    她紧拧着绣眉,袖口下的柔胰捏的酸麻发痛,终是望月轻声叹气,无奈的摇头。

    这一晚,秦语冰没能入眠。同样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秦轻霜也抱着枕头,匍匐在床上默默属羊。

    秦胥轩带来的消息,有人欢喜有人愁,最让秦轻霜头疼的是,这两位老人家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将事情定下来。约定三日后太湖游船,说是赏荷听曲,可实际目的大家心中有数。

    这几日待在府中被吴氏调教,女工礼数通通压缩成几日课程,轮番轰炸。被压迫的苦不堪言的

    秦轻霜连吃饭都忍不住打盹。趁着足不出户的这几天,她也弄明白了些府中的主要人物。

    秦府顶梁柱自然是自己老爹,正房夫人是甄氏,姨娘中除了吴氏,有名分的小妾加起来也超过了十个。秦家大少爷秦云穆为当朝正五品官员,一年前去了京城大展宏图,仕途风生水起。除此之外,二小姐秦凝雪已与江州都督府家的公子定亲,四小姐秦语冰尚待闺中。几个姨娘除了吴氏有个女儿,就剩下个徐姨娘生过一个儿子,只可惜早夭。

    秦家四个孩子中,三个皆是正房所出,唯有秦轻霜低人一截。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