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23.险些受辱

    当初只是被老王妃命令做这事,确也没有细想过后果。秦三儿是太守之女,虽是庶出,可吴夫人受宠程度是压过秦家夫人的,太守大人屡次来王府请罪,不也是因自己小妾恳求么?若自己真的动了这丫头,会不会真的惹祸上身

    秦轻霜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皮似乎重达千斤,已经无力抬起来。

    张大,我若是你就会聪明点,现在就走。你不过是老王妃送来毁掉我的替死鬼,即便真的要了我的元红,我爹爹和我娘亲也不会认你这个女婿,相反的,为了不让外人笑话,必杀之。若你收手,他日我定会重谢。

    她字字珠玑,威逼利诱,说的头头是道。张大望着血泊里的女子,欲火散去了大半。

    一边是老王妃的交代,一边是生死攸关。矛盾过后,张大还是冷静下来,若有了大把的银钱,还怕花柳巷里找不到姑娘么。

    你今日之言,可是当真?

    自然当真,就算我暂时出不了府,但让我娘让秦家出些银两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你可记住了,改日我是要来收酬金的。

    张大最终选择放过她,秦轻霜吐出一口气,全身绵软没有一点力气。还好是化险为夷,没有损失什么,若真是被这么个恶心的男人夺去清白,这将是她一辈子的污点。

    张大出了门,心中还是不舍到嘴的肥肉,得不到发泄的欲望最是让人心烦,今夜得去望春楼里找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去。

    他还在美美的打算,却没有看见守在院中的几位婆子。

    张大,老王妃交代你做的事,可是做好了?

    张大一哆嗦,见李嬷嬷为首的几位其他婆子插着腰站成一排,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嘿嘿嘿,李嬷嬷,这事小的没法做啊,要不您们张罗其他弟兄来?

    张大,这事儿摆明是便宜你,你可不要好赖不分。

    我呸,这分明是找替罪羔羊。若真是像秦轻霜那样说,自己干了这糊涂事,死一百次都不够。

    还不进去!或者你想吃点苦头?

    张大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一步,进退两难间,急的满头大汗。

    院外,张嬷嬷早就听见了风声,也是急的坐立不安。这李家婆子倒好,自己有个侄子做护院的,怎么不让他来,非让自己儿子去。她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要是秦家怪罪下来,她如何担当得起。

    她面上装作忠心答应了此事,心中却将李家婆子恨了个透,秦轻霜就是个烫手山芋,谁沾上都得惹上一身腥,偏偏又是老王妃做主了,又不能拂了她老人家的意思。思来想去,没有法子可解,只得祈求世子早些回府,并打发了手下的丫头去守门,一有世子的消息赶紧禀报此事。

    张大急的来回转悠,屋里屋外的人他都惹不起,现在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张大,你还磨蹭什么,日后娶了秦家三小姐还怕没有好日子过?那秦家是何等富贵,又是商户大贾出生,如今仕途又风生水起,你做秦家女婿,可不亏。

    可问题是,他根本没命去做,无福消受。张大为难的杵在那,慌的六神无主。

    进去!今日你必须做了这事,惹的老王妃不快,会是什么下场,还用我说?

    李嬷嬷,您去给老王妃说说,这事儿我做不了啊。

    来人!张大敢忤逆老王妃的意思,给我往死里打,直到他听话为止!

    院外蹿进五六名彪形大汉,手持臂弯粗的木棍,凶神恶煞的盯着他,手中的棍子就要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张大吓的扑腾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

    求老王妃开恩呐!

    几棍子挥过去,张大避之不及,硬生生的吃了几棍棒子。疼的打滚哀求,别打了,小的这就去,小的这就去。

    张大受不了棍棒之苦,只得硬着头皮,捂着闷痛的伤口,嘴里叫唤着闯进了秦轻霜的屋子。

    秦轻霜害怕他会回来,为使自己时刻保持警惕,不停用碎瓷片划破掌心,鲜血流了一地。

    外面的谈话她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七月的天,心却凉了霜雪。老王妃是致死都不肯放过她的,今日她怕是难逃此劫。

    哎呦,可疼死我的了。秦三儿你也听见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你日后可不要怪罪我。

    边说着,边伸出粗黑的双手颤巍巍的解开她的衣带。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