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9.古代碰瓷实录

    秦三儿你没事了?

    啊?我没事啊,好的很。

    大牛有些迷糊了,难不成这女人小产还能有恢复的这么快的?出点血疼一下就行了?

    我蒙她的,不然哪能这么快就走,就算不敢欺压到王府头上来,因此耽搁了时辰回去也得挨骂不是。

    大牛点点头,想来是这个道理。秦三儿是出于什么样的身份来的王府他们都是知道的,只是刚刚她作假成真,还以为是真有了身孕。

    秦轻霜推着车有些五味杂粮,血是之前那一鞭子抽下来还未结痂的伤口上的,混着汗水竟沾湿了内衫。

    她暗自发誓,一定不再像这样无缘无故的挨打,绝不!

    等热闹看完人都散去,不远处的角落里,有翩翩公子缓缓走出来,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心中抽痛。

    嘿嘿,裴公子,小的没骗您吧,这秦三儿在王府好着呢。

    裴寅修眉一皱,及不悦道:她身上的伤怎么来的?你当本公子瞎吗?

    张大讪笑,您放心,我这就回去跟我娘说,让她好好招待秦小姐。

    俊雅的男子收回依依不舍的目光,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他的霜霜懂的回击了,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了。

    只是王府那地方她必定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霜霜,你且再忍忍,终有一日我定会带你离开。

    裴寅从袖口掏出一锭银元丢给了张大,吩咐道:你去告诉你娘,秦轻霜再如何也是扬州太守的女儿,若下次还让我看见她受伤,这笔账百十倍奉还!

    他目光锐利如刀,虽是布衣遮体,却有名门贵族的不凡气度。

    张大颤巍巍的接过银子,连连点头,您说的是,你说的是。

    虽弄不明白这裴公子怎么对秦家三小姐如此上心,但银子在手一切都好说。

    下次我再想见她的时候,会来找你,在这之前若她吃了你娘的棍棒,你应该不难猜出我会做出什么。

    他的语气不骄不躁,娓娓道来,仿佛是在陈述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可强大的气场还是让张大忍不住畏手畏脚起来。

    不会不会,我娘听说秦三小姐,是裴公子的旧识,断然不敢再这么做。

    你知道就好,滚吧。

    张大鞠了躬,拿着银锭欢喜的跑开了,走出很远之后才忍不住啐了口,哼,神气什么,还当自己是贵公子么?家道中落的人还那么傲气。

    一边咒骂一边狐疑,这裴公子和秦家三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帮她。

    思来想去得不出答案,也就不细思了,掂了掂手中的银元径直钻进了巷子里的赌坊。

    经过罗大娘碰瓷一出,回到府上的时候比预定的时辰稍晚了点。

    不知是大牛特意向罗大娘解释了一番的原因,张嬷嬷倒真未再为难她,虽然态度依旧不善,可手中好几次要挥下来的鞭子都生生忍住了。

    惠风和畅,微醺的暖风轻扬起男子的衣角,吹散三千青丝飘荡在六月的扬州城头。

    她离的不近,却似乎看到了他眼角有溢出的泪痕。本就生的一副好皮囊,如此一来更添几分怜惜之色。

    秦三儿,你看什么呢?

    听到呼喊,秦轻霜立马回过头来,推着板车继续走。没走两步再次回头,却找不到男子的身影,不知是被隐没在了茫茫人海,还是日头太大刚刚一切只是幻觉。

    叫她霜霜?还那么亲昵,莫非与原主是旧识?

    她想的出神,板车似乎撞上了一敦肉墙,伴着咋咋呼呼的喊叫声。

    哎呦,你这人走路咋不长眼呐!

    原是迎面撞到一个肥胖的妇人,见那穿着大红花衬子的妇人正瘫倒在地上,满脸心疼的盯着地上碎成几片的瓷**。

    一边拿手指着她,你干什么吃的,这么不长心。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