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3.吃了王爷的遗物

    怎么!到现在还想拉别人下水!你逃跑当然吾家抓你回来,罚你跪在书房一整晚,你会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秦轻霜觉得头疼,要不说流年不利,看她摊上的都是什么事儿。

    还望老王妃给轻霜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予儿,你来说。

    燕靖予轻嘲一声,依旧用清冽如泉的声音说道:一个蠢笨的女人,留在府上也是个麻烦,断其手脚打发回秦家吧。

    秦轻霜全身一凉,脸色刹那间苍白如纸。

    老王妃,轻霜自知罪恶深重,愿意留在王府恕罪,余生吃斋念佛为王爷祈祷,还请老王妃留我一条性命,好手好脚也能继续做事为府上分忧。

    穿来的第五天,秦轻霜累的头晕目眩,终于坚持不住倒在正擦洗的白石阶上,额头一磕彻底不省人事。

    一同干活的玉竹忍不住颦眉,一脚踢过来,别装死,想偷懒不成?

    秦轻霜没有回答她,倒是在一旁磕着瓜子监工的张嬷嬷提着手腕粗的棍子冷笑着走了过来。

    死丫头,还不起来!

    棍子落下的瞬间,臀上的旧伤已经有了裂开的迹象。

    玉竹就着木桶里的脏水朝她泼了过来。秦轻霜一个激灵,恢复了些意识。

    没死就赶紧的,给老娘麻利点,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张嬷嬷就是好心肠,这女人变着法的偷懒,便是看透你不能拿她怎样。

    秦轻霜气的吐血,这是哪门子好心肠?没看见她人都快嗝屁了吗?

    张嬷嬷是个分轻重的,自然不会真的把我如何。毕竟我还是秦家的人,有个太守爹,即便王府权势滔天,也不会轻贱一个被负心人蒙骗的可怜女子,这要传出去,名声可不太好。

    秦轻霜挣扎着起身,忍着剧痛,抬起胳膊往自己脸上擦了擦,勒紧了抹布继续擦洗台阶。

    张嬷嬷面色一变,岂会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老王妃恨透了这秦家三小姐,没打算让她一辈子好过,但也不会让她轻易去死,这女人从小娇生惯养,指不定哪天就这样去了。

    老王妃对她生死的态度不明,若是越俎代庖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来。

    这里是分工给你们两人的,若是不打扫干净,都不准吃饭!张嬷嬷态度依旧不改,但却不再冲着秦轻霜一个人来,还有你!也是个没脸色的货,别以为你比她好得了哪里去,若是不好好干活,和她一样的下场!

    玉竹脸色一白,咬牙点头,手中的动作丝毫不敢耽搁。

    秦轻霜快意一笑,对上她恨意的眼神半点也不慌张。既然张嬷嬷发话了,玉竹不敢再给她使绊子。

    一天下来,交给两人的院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玉竹比秦轻霜更累,没有受伤拖沓的借口,被迫揽下大部分活计,两人累的回到房间倒头就往床上扑。

    今日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秦轻霜正迷糊间,听到玉竹咬牙切齿的对她说到。她觉得很冤啊,自己又没对这小丫头做过什么,凭什么这么不待见她。

    玉竹,都是咸鱼,咱能消停会儿么?

    哼,若不是你,我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

    秦轻霜直起身子,狐疑的看着她,问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高兴?

    玉竹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拉过被子闭眼不语。

    秦轻霜思来想去,实在搞不清楚玉竹为何这么恨她,难不成和原主有利益上的纠葛?想了片刻找不出答案,又趁着玉竹熟睡,偷偷拿出好不容易得来的肉包子细细咀嚼起来。

    第二天一早,张嬷嬷又将两人从床上捣鼓起来,分派了更多活计给她们。

    秦轻霜暗自想这王府莫不是有贵客要来?先前以为是张嬷嬷恶意奴役她,后来得知整个王府低等丫鬟小厮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她便明白定是府上会有不得了的大事发生。

    秦轻霜穿来的那天,王府的燕王爷刚好安葬,丧事已过,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能闹出那么大动静。

    不过众人一忙的好处便是她又能借机从厨房顺点酥饼糕点之类的点心,也算好事一桩。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