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22.毁她清白

    滚!秦轻霜像只炸毛的兔子,暴怒的瞪着欲行不轨的男人,拿起桌上的瓷杯朝他扔过去。

    张大几个闪躲,成功避开。空档间,秦轻霜只觉眼睛越来越花,意识越来越模糊。明白自己不能继续待下去后,立马扑向房门逃离。

    小娘子要去哪儿啊?**苦短日高起,咱们还是珍惜良宵为好。

    他伸出双手抓住秦轻霜,拖着往床边走去。

    此时,秦轻霜已经没了气力,只得高声呼救,救命啊!世子殿下!

    今日谁也救不了你,乖乖从了本大爷。

    张大我警告你,若今日你敢对我如何,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小娘子可舍不得哦。

    眼睛快要闭上的瞬间,她感到有双湿滑作恶的手在她脸颊上来回抚摸,秦轻霜反抗不得,捏起地上的碎瓷片,趁他不备狠狠刺了过去。

    张大反应过来,饶是这样手上还是被划开一道口子。利器划过皮肉的钝痛感使得他失去了最后的耐性,一脚朝他踢了过去。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今日定要让你尝尝厉害。

    秦轻霜被他踢打间又恢复了些意识,疼痛让她脑中有片刻清明,她紧捏着碎瓷片,小手被尖锐的利器划破,流出鲜红的血液,染红了裙踞。

    两人面对面站立在溪边,听着淙淙水流声,心思各异。

    霞光斑斓,落日熔金,晚归的雀鸟翱翔于蓝天之上,鸣啾于黄昏中。

    燕靖予的双颊染上了红日的绯色,宛如壁画琼仙,细看之下能发现他眼中有些许不自然。

    秦轻霜来回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犹豫的片刻,还是听话的走去水流处,掬几捧溪水洗干净了手。

    世子,您看还满意么?她伸出水渍未干的小手,圆白莹润的双手淌着水珠,嫩如削葱。

    燕靖予不依,依旧不悦道:说!他还碰你哪里了!通通洗一遍!

    额还抱了。

    秦轻霜甩甩手,无奈耸肩,该碰的都碰了。

    燕靖予闻言,脸色又黑了,咬牙切齿道:你居然让他抱了?

    我保证,非我本人意愿,现在的我和他是清白的。

    他不信,冷笑一声,面上依旧是严肃不苟的样子,想起她刚刚说的非他不嫁,心里漫过一丝甜。

    我对天发誓!若有虚言,必遭天打雷劈。

    天空传来一阵闷雷响,她身子一僵,抬头看着黑云沉沉朝着这边压了过来,上一秒还是残阳如血的天际,转眼间乌云密布。

    秦轻霜默默收回举起的手,立着站好。那啥,有点尴尬

    燕靖予哭笑不得摇头,上来,快下雨了,先回去再说。

    等到迟迟未归的两人终于回营,豆大的雨滴也跟着砸了下来。众人快马加鞭往回赶,对于世子殿下亲自寻找秦家三小姐的事,皆保持了沉默。

    景逸墨暧昧的看着双双归来的两人,若有所思的笑着。

    暴雨忽至,一连半夜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好在出行的马车防雨的性能好,除了几匹马和猎犬没有人淋着。

    景逸墨此时已经沐完浴,站在檐下观雨打芭蕉,珠落荷叶。他穿着一件松青色锦衣,玉冠束发,刻意掩盖的光芒下仍然可见帝王之气。

    殿下,刚得到消息,赵将军那儿有变故。子乘呈上信笺,面露忧虑之色。

    不必看,定是太子那方已经动手了。

    他接过雪白的信封的,没有立刻打开,而是收放于袖中,面色微沉。

    那殿下要如何应对?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