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21.情敌见面

    秦轻霜笑的凄婉,为原主感到悲哀,一个逃婚私会情郎的女人,那么不知检点被人误以为是害死了王爷的罪魁祸首,景亲王府又怎么会放过她?

    说到底还是为了一个根本不会为她拼尽全力的男人牺牲了所有,如若不然,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她被抓而无动于衷。

    之前那个秦轻霜,已经死了。良久,她才平静的道出一句。

    裴寅的双手颤抖了几下,紧接着是略显单薄的身形。

    要我如何做,霜霜才肯原谅我。

    秦轻霜无奈又好笑,求原谅找原主去啊,她除了背锅有些委屈,命还是保住了的。

    若想我原谅你,也好办,你就此收手,再不和我有任何瓜葛,那么我便可以做到不恨,不追究。

    他不依,死死搂住她,似乎是害怕一般,恳求道:霜霜,你信我,等我高中状元,金榜题名时,定以八抬大轿娶你过门。

    我不在乎,真正等你这句话的女子已经不在了,放手吧。

    身后的男子松了力道,伏在她后背微微颤动着,她隐隐听到一阵细微的啜泣,而后有晶莹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衣襟处,顺着脖颈渗入下去。

    她觉得那泪水太过炙热,便有些抗拒。未等她伸手推开他,裴寅却放开了手,颓然的看着她,痛斥道:秦轻霜!你为何如此狠心!当初你跑来找我,要我带着你远走高飞,只因藏匿一处破庙时被搜捕到,是你自己说不愿牵连我,愿意等我来接走你的!为何转眼间你就变了!

    她有些错愕,忍不住回头看他。

    裴寅正红着眼,悲伤的看着她,半咬着红唇,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她一生很少见男人哭泣,尤其是看到他这副模样,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困兽,可怜巴巴的蹲在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

    秦轻霜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样的感觉,猛然间心口剧烈的跳动起来,似乎是心疼他,还忍不住为他拭去泪水。

    动作轻柔到连她自己的觉得意外,她不知道先前的秦轻霜与这个男人发展到了哪一步,就连这具身体都对他如此熟悉,哪怕魂灭,也有残存的意识。

    裴寅惊喜的捧过她柔白的小手,轻挫手心,指腹碰触到的地方,有薄茧,让他更心疼了。

    下人找不到秦轻霜,玉荷很敏锐的察觉到世子殿下脸色不对,欲要出言安慰时,燕靖予已经坐不住了。

    本世子去看看她去了哪里,若是找到她,定要罚她一整天不许吃饭。

    世子,有下奴说看见秦三儿往下游的方向去了,派出去的人应该很快就能碰见她。

    燕靖予管不了那么多了,丢下目瞪口呆的众人,顺着河流一路寻去。

    世子殿下竟会亲自去寻找一个失踪的下人?这情况史无前例啊。

    景逸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笑的意味深长。他果然没有猜错,那个女子确实对他很重要。

    不过这小子的眼光很特别啊,喜欢那么个额别致的小东西。

    燕靖予放出话说要去寻找秦轻霜时,便已经后悔了,不知为何觉得有些丢脸啊,但若不去,又觉得坐立难安。

    眼看夕阳西下,这四周人烟稀少,若是遇见豺狼虎豹如何是好。

    秦轻霜觉得有些尴尬,生硬的抽回手,往衣裙上擦了擦他沾上去的泪水,挤出一丝笑。

    天色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你也快离开吧,被人看见不好。

    裴寅莞尔一笑,霜霜跟我走吧,我知道你在府上过的不好,今日便是收买了王府的下人,才得知你们会来此,我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与你碰面。

    跟你走?你之前尚保不了我,如今又能如何?

    他有些柔懦,紧捏着的双手青筋暴起,一张如玉的脸庞有些难得的强硬。

    你只管跟我走,先安心待在裴府,这段时间先不要对外声张,等我过了殿试,面见圣上,再向他禀明你我之间的事,皇上金口玉言,只要他愿意指婚,天下再没有人能阻碍我们。

    秦轻霜沉默的看了他一眼,冲他轻轻一笑,转身离去。

    裴寅忙拉住她,不让她离开。

    霜霜,你跟我走,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