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王妃请息怒,世子请闭眼

    见她醒来,露出森白的牙齿,幽幽道:会有人给你收尸么~

    玉竹一声惨叫,再次成功引来了暴走边缘的张嬷嬷。

    死丫头,是嫌命太长了是不是!

    不不不,嬷嬷你听奴婢说,那个女人在我床头磨刀,她想杀了我。

    被指的秦轻霜一脸无辜,你不要血口喷人,嬷嬷明察秋毫,分得清青红皂白,哪里有刀?你来搜搜。

    张嬷嬷不动,提起玉竹的耳朵低声吼道:死丫头要是再闹这出,老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轻霜瞟了眼桌子上那把削水果的小刀,一阵闷笑。

    晚上扮鬼吓唬玉竹,白天也同样顶着乌黑的青晕歪嘴顶着她笑,那模样极其亢奋。

    几天下来,饱受摧残的玉竹再也承认不住心里的防线,哭着喊着求着张嬷嬷分房,并表示宁愿睡柴房也要和秦轻霜住一起。

    对此,秦轻霜十分义气的拍胸脯保证,玉竹定是患上了梦魇症,我愿意留下来照顾她。

    被玉竹哭着摇头拒绝,张嬷嬷也烦她大半夜鬼叫,唯恐惊动了王府主子,再给自己来个监管不利就不妙了。

    于是答应了玉竹的请求,当晚便卷起铺盖走人了。

    秦轻霜得意一笑,到底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胳膊拗不过大腿。哼,现代职场老娘都能混的风生水起,你个小丫头我还搞不定?

    送走玉竹,秦轻霜乐得一个人住,更加肆无忌惮的往屋子里储存食物补身子了。

    秦轻霜知道今日这道坎是过不去了,等着拿捏她的燕家人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横竖一死,不如放手搏一搏。

    昨夜轻霜做了个梦,梦见王府气象巍峨,有金光笼罩,梦里梦见故去的王爷,说是府上即将迎来贵客,还说

    燕靖予眼波流潋,嘴角的嘲讽之色更盛。

    秦小姐是妄想编出个莫须有的故事来蒙骗祖母么?

    老王妃横了她一眼,出言道:把这个满口胡诌的女人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且慢,轻霜所言句句属实,王爷说过府上将会迎来尊贵的客人,不宜见血光,恐招致大祸,且说逝者如斯,不过江海浮游,一坡黄土,还望老王妃能节哀,切莫伤怀了身子。世事无常,天道轮回,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秦轻霜发誓已经用光了所有语文课本里所学的知识和坑蒙拐骗的伎俩,她也觉得这理由烂透了,漏洞百出,可她怕死啊,更不想残胳膊断腿。她现在真的特后悔因为忍受不了饥饿去砸核桃。

    老王妃心痛的皱紧眉头,神情有片刻恍惚,老年丧子之痛表露无遗。

    轻霜自知罪孽深重,错付了真心,对不住王爷,愿意一辈子留在府上忏悔,求老王妃应允。

    说出这句话时,秦轻霜整个人都在颤抖,一是饿的头晕目眩,二是高度紧张,神经紧绷。

    老王妃哀叹一声,恨道:可怜我的昭平,不过半百有四,便英年早逝,实在是天妒英才。

    五十四!英年早逝?!

    别的先不说,按照古时候的平均寿命,这王爷算是高寿了吧!

    祖母切莫难过,孙儿实在不忍。

    燕靖予起身牵过老王妃的手细细宽慰,视线却定在秦轻霜身上,上下打量起来。

    你说的不错,王府确实有贵人要来。

    这么说,还真被她歪打正着,料中了?

    老王妃轻轻点头,算是肯定。只是那位要来的贵客行踪是保密的,府上除了她自己知道,就只有予儿和怀瑾知道,便是亲近的婆姨和贴身丫鬟都不知晓的。这个女人说的梦,究竟是真是假。

    燕靖予淡漠的看了眼已经快要跪不稳的女子,轻声道:既然是王叔托梦与你,你为何无故吃了他留下来的文玩核桃?

    秦轻霜头昏脑涨,忍着不适回答道:王爷还说,托梦与我是因有缘,哪怕没能成婚也无妨,只道是夜里扰我清梦,作为回报愿意将书房里的东西送我一样。笔墨丹青,古籍书画都是王爷生前喜爱之物,断没有夺人喜好之理,思来想去就拿了那两颗文玩核桃。

    可你刚刚说,那东西是玉竹给你的,你并不知情。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