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27.原来是老娘

    你干脆就走的远远的,就当从来没我这个娘,干什么又让人抓住白受罪

    貌美的妇人低声抽泣,一对白狐儿眼泪光点点,看的秦轻霜心中不忍。

    小姐,夫人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着,一直担心您,好在你没有大碍,也总算是和夫人团聚了,不枉夫人连日向老爷求情。

    秦轻霜心里一阵感动,知道深宫后院的女子也不容易,尤其是为人妾,更是不易。到嘴的话柔软了两分。

    娘对不住,是女儿的错,让您担心了。

    吴氏听后先是一阵错愕,紧接着哭的更凶,晶莹的泪珠不停滚落,慌的秦轻霜和身边的小丫头手足无措。

    哎呦,小仙女儿,您可别哭了,这是王府大门,咱们走远点,慢慢哭如何?左右时辰尚早,够哭一天的,不够咱来个两三天啊。

    吴氏这才稍微控制好情绪,让喜子搀扶着上了马车。

    秦轻霜轻吐一口气,冲着车门微微一笑,也跟着上了马车。

    车里布置还算轻奢,见她上来,喜子从盒子里端出一碗燕窝粥递给她,小姐先吃点垫着肚子,夫人昨日就吩咐膳房去外采购,全是新鲜的野味,回府后能有口福了。

    秦轻霜默默的接过那碗尚且温热的燕窝粥,心情复杂。一边的吴氏已经止住了哭声,心疼的看着她,目光锁在她深陷的脸颊上,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转眼消失不见,似乎那只是秦轻霜的错觉。

    粥好喝么?

    她赶紧尝了一口,香滑清甜的燕窝粥口感细腻,甚是美味,忍不住又喝上了两口,恩,味道很好。

    哪知吴氏一听,好不容易崩住的泪花又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秦轻霜方了,这这这点在哪儿啊?

    我的女儿不知受了多少苦,以前这样的东西,你根本就不屑看一眼。

    浪费粮食,绝对的浪费粮食,这种上等的好货,滋阴补阳,美容养颜,号称女人的美容院男人的加油站,原主竟然不屑一顾。简直岂有此理!

    娘亲勿怪,女儿只是觉得以前诸事做的不够好,没少让您操心,所以打算洗心革面,从头做人呸呸呸,是好好孝顺,不让您再伤心难过。

    吴氏伏在喜子肩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你还还安慰起我了,以前你一想到自己女儿从飞扬跋扈到乖巧懂事,她既是欣慰又是心疼,还不知这一遭在王府究竟发生过什么,居然能让素来顽劣叛逆的孩子改过自新。

    秦轻霜默默吃着粥,美人儿娘亲一个人哭的热闹,喜子劝慰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于是乎,马车里三个女人,秦轻霜生无可恋的搅动着瓷碗,一旁两个女人哭的是一声更比一声高。

    秦轻霜却不知那位她眼中的娇媚的女子,正是巴巴赶来的吴氏。知道那丫头朝自己招手,倒是料想到是秦府派人来人了,为使自己不露馅,只得保持微笑,以不变应万变。

    小姐,您终于出来了,喜子可想你了。

    她点点头,不温不火的回答。眼睛却一直瞟着丫鬟身边的美人,心底暗自猜测她的身份。

    多日不见,小姐清减了许多,夫人可担心了,今日一早便要同我和小武过来接应您。

    秦轻霜笑容逐渐消失,转而瞪大双眼。什什么,她身边这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竟然是她娘?

    古人结婚生子早,可这位看上去顶多也就三十来岁啊,自己这具身体十六左右,那这美人儿该是在及笄之前有了原主的。

    罪过啊,罪过。

    她暗自想着,吴氏却轻移莲步款款上前,一把提起她的耳朵,弱柳扶风的女子转眼间威严立现。

    臭丫头,还板着张脸,怎么着,还记恨老娘不成!

    秦轻霜的耳朵被她高高提起,疼的龇牙咧嘴,松松手疼疼疼。破功了破功了了喂,传说中的开口跪。这悍妇的想象与柔软的外表不相符啊。

    吴氏没有收手,却暗自缓下了力道,扔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秦轻霜,你还知道疼?被打板子的时候不怕啦?吃糠咽菜被人诬陷的时候不怕了?跟姓裴的那小子花前月下远走天涯的时候不怕了

    她越说越激动,边数落着秦轻霜,边住不住红了眼眶,到最后送开她发红的耳朵,嘤嘤嘤的哭了出声。

    秦轻霜倒抽一口凉气,赶紧后退两步,双手捂住耳朵,看着哭的雨打娇花的女子,一脸的莫名其妙。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