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10.伺候世子沐浴

    秦轻霜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沉默半刻后说道:嗯那您的胃一定不好。

    似乎没有看见他脸色怪异,既然世子不吃,秦轻霜也不勉强,打了个呵欠,把鸭脖送到嘴被咬了一口。

    不知是否太累的原因,吃到一半倦意袭来,嘴里还咬着骨头,吧嗒几口后便忍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燕靖予看着呈大字躺在木板床上,嘴里叼着半截鸭脖的女子,一阵无语凝噎。

    见她睡的香甜,也不忍惊扰她,手中还捏着的疗伤用的金疮药,本想让她吃完了东西上点药,这女人竟然就这样睡了。

    他走到她床前,几次出于好心想下手帮她上药,终是忍住了,只得将小药**放在她身边。

    最后取下她牙齿轻轻咬着的骨头,悄悄出了屋,帮她埋在了那颗月桂树下。

    等秦轻霜一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对面的床铺上早已没了人影,她料想是燕靖予子时离开了。

    撑起懒腰的时候,手臂碰到了一只小瓷**。她这才发现身边被人放只药**。

    睡了一夜,背后的伤又痒又痛,她忍不住想抓绕几下。待脱下了衣服上了药方觉得舒服许多。

    今日起的稍晚,张嬷嬷并未来催促她。秦轻霜很自觉的出了屋赶去上工。

    人才到院子,府上的丫鬟便私下闹开了。

    哎哎哎,咱们世子今日回府呢。

    是啊,几日都未曾见过殿下,不知胖了瘦了。

    秦轻霜跑到井边打水,瘪嘴嘀咕,受了伤挂了彩,饿了两天没有瘦,吸风吮露,不食五谷,神人也。

    等她忙完了手中的活计,得空吃了几口馍。东院那边传来了不小的动静,看样子是世子殿下已经安然回府。

    不消片刻,张嬷嬷从一众围在一块用早膳的丫鬟中,将秦轻霜叫了出去。说世子殿下要沐浴,需要一些柴火。

    矫情个什么劲儿,身上的伤口还未痊愈,洗什么澡。

    这是秦轻霜嘴里还叼着馍馍,边用柴刀劈柴时的抗议。

    等到一箩筐木柴被劈好放置归整,东院那边却来人传话,说是人手紧缺,让她自己送过去。

    无法,她只得又托着一筐柴火吭哧吭哧的去了东院。

    到了院子里,却无人来接应她,秦轻霜将筐子推进了锅炉房,见里外没个人影也不打算逗留,准备甩手离去。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面生的小厮,指着筐里的木柴道:烧火的丫鬟出恭去了,刚巧你在,就先照应照应吧。

    秦轻霜点头,未敢不从,虽不相信东院就一个烧火丫鬟也不敢吭声。

    毕竟自己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粗使丫鬟,那是王府建设的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等到热水烧好,外面的小厮却直言让她将水送进世子爷的浴池里。

    **服务?东院的丫鬟都出恭去了?

    磨蹭什么,别让世子久等,能服侍世子爷是多少人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秦轻霜瘪嘴,这是福分?她觉得很耻辱!

    不满归不满,秦轻霜还是乖乖的提着木桶,晃晃悠悠将水送去浴池。

    这汤池很大,难怪锅炉房得烧好几大锅水。里面很安静似乎没有人,等到她来回跑了几趟,池子里的水终于满上,才见到今早归来的世子殿下。

    燕靖予见她累的瘫倒在浴池边,还有些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

    秦轻霜抱着木桶喘气,挽起袖子抹了把额头的汗,世子还有什么吩咐,若是没有小的先下去了。

    有,你留下服侍我沐浴。

    秦轻霜呛了口水,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她抬起头看他,确认一般问道:世子殿下说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