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16.兄台要手纸吗

    秦轻霜吓了一跳,她没有很不巧的踩到树枝什么的啊,难不成他自己野外灌溉时,也能耳听八方,敏锐如常?若是被他撞见自己不小心偷看了他嘘嘘,会不会恼羞成怒

    只瞬间,那侍卫赶紧退了下去,景逸墨追了上来,正看见一女子没命似的往回跑,每跑一步,衣兜里就飞出一片便溺用的浆纸

    他厉声一喝,那丫头果真站住不敢再跑。

    你是何人!

    秦轻霜紧张起来,只得规规矩矩的回头请安:九皇子好,奴婢轻霜,是东院打杂的下人。

    景逸墨看她一身布衣奴仆装束,大概也能猜到她的身份,又道:你刚刚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

    她立马摇头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奴婢发誓。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看见了什么,还得了。这男人面生,王府主子就那几个,不是昨日到府的九皇子又会是谁!她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出门拉个翔都能碰见皇族之人。

    景逸墨走近,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说辞,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府的人知道他住所喜好,选了这处作为他的厢房,应该是不会有冒失奴才闯进来的。莫非是燕靖予派人跟踪他?

    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秦轻霜,又觉得不太可能,没听说找探子找个这么蠢笨的。

    回九皇子,奴婢出恭,然后迷了方向,不巧闯入了这里。您放心,小的什么也没看,绝对没有啊!

    景逸墨盯着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铺着一面浆纸的,表情有些复杂。

    秦轻霜见他盯着手纸出神,心想莫不是这位爷来的太急,没有带手纸?

    思及,她很大方的掏出怀中还未洒落完的浆纸,笑眯眯的说道:殿下,要手纸吗?

    景逸墨一副撞见鬼的样子盯着她,以及她手上那团皱巴巴的手纸,脸色瞬间黑成了炭,连同身子一起僵住。

    这丫头,莫不是误会他刚刚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发觉以这里隐蔽的角度,看不到刚刚出现的子乘。

    他立马有些止不住的要暴跳如雷,万分想出口解释,他真的没有啊!可若不是做那事,他又出现在哪里做什么?

    景逸墨的脸,又白了。

    秦轻霜见他一张俊脸青白交加,活像变脸谱似的,只道他被人撞见了小秘密,抹不开面子。

    又笑嘻嘻的安慰道:人有三急嘛,嘿嘿嘿。

    边说边取出一半纸团递给他,见他不收,便塞到他手中,殿下不用客气,奴婢还有。

    他才没有客气好吧!他他哪里需要了!

    秦轻霜无视他的僵化,矮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纸张,放到嘴边吹吹,冲他傻兮兮的笑:下次还能用的。

    景逸墨的手一抖,那纸团子顺着手心落在了地上。

    秦轻霜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会儿梦见在无边的沙漠里,燥热难耐,一会儿梦见身处无尽的寒冬中,雪窖冰天。

    等她逐渐恢复意识醒来,太阳已经透过窗户洒落进来。

    得见天日,她猛的从床上爬起来,慌乱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忙活。若是被老王妃知道自己怠工,可不得又是一顿责罚。

    吃了药,昏昏沉沉睡了一夜,病情好转了些,却还是免不了头昏脑涨。

    她咬牙坚持出门,却被赶来的玉荷拦住,她手中还端着食盒,正是给秦轻霜送来的早膳。

    怎么起来了,多躺会儿吧。

    轻霜不敢,今日已经迟了,早膳我一会儿再吃吧。

    玉荷放下食盒,取出一碗浓黑的汤药,外加一碗红枣莲子粥和几碟小菜,笑着说道:世子吩咐了,准你歇息一天,不必去忙活了。

    秦轻霜诧异的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戴罪之身还有假期呢?带薪不?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