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1.江山风雨,何曾止休

    此年,大魏上下,内忧外患,江山风雨,何曾止休。

    立秋才过几日,皇城局势却越来越紧张,魏贤帝身体每况愈下,已经到了暮年之景。

    前日他下旨招来燕靖予共商大事,失踪数日的世子殿下仿佛是料到一般,直接从扬州城的郊外,死里逃生到京都。

    独见圣上,只此一人。魏贤帝将燕靖予召至宫中,其外人不得入内,即便是太子都不得近身。

    此时,风烛残年的老皇帝正神色复杂的看着满身风尘的男子,布满皱纹的眼角有意味不明的笑意。

    予儿来了,朕时日不多就想见见你。

    燕靖予行礼跪拜后站直了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干瘦的老人,没有搭腔。

    予儿,你王叔走的时候可说过什么?

    他摇头,并未。

    魏贤帝点头,看着英姿焕发的燕家儿郎,徒生几分忌惮之意。他笑着问他道:予儿可有什么话想对朕说的。

    燕靖予闻言微顿,臣有一事不解。

    陛下可曾后悔?他锐利的双眼直直锁住床榻上的老人,犀利的眼神让他无处可逃。

    魏贤帝先是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咳出一滩猩红的浓血,缓了口气后,幽幽道:朕后悔了。

    燕靖予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原本凌厉的眉目染上几许哀愁。

    可是,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咳咳咳,予儿,你告诉朕,你是不是恨朕?

    他紧紧攥住燕靖予的衣袖,如同枯死的藤蔓缠上了鲜活的枝条,不舍放手。

    陛下想听什么样的回答?

    魏贤帝闻之一怔,浑浊的双眸有痛惜和无尽的悔恨。这江山他守了几十年,燕家从他夺嫡之争开始支持他,燕乾睿和燕昭平更是瞻前马后,为他打点牺牲了太多。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君臣离间,有了二心。他害怕燕家功高震主,害怕自己许下的藩王势力最终会反噬其主,害怕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燕家会抢走他的一切。

    人越是害怕某种东西越会不受控制的做出错事。对于燕家他有的,只是抱愧。

    王叔喝下那碗鸩毒时,面目平静,他说他不悔。

    一句不悔,已叫魏贤帝泪流满面,悔恨自责的泪水如何也擦不干。

    燕靖予冷笑道:陛下有所不知,眼下匈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东边又出现了新势力,没了王叔支撑边疆,简直不堪一击呢。

    魏贤帝死死瞪着明黄色床帏,惊恐之色溢于表。他耳朵仿佛想起金戈铁马,胡人入关的马蹄声,到处都是民不聊生,他的大魏兵荒马乱。

    昭平昭平!替朕守住!

    陛下忘了,燕昭平已死。

    什么,朕的昭平怎么会死了呢,他说过能为朕守这江山百年,保我大魏百岁无忧。

    燕靖予轻笑出声,既是讥讽又是嘲弄,陛下忘了,燕昭平是您亲手赐死的。

    不不可能朕不信

    他死的很惨,七窍流血,死不瞑目,即便做个青面獠牙的厉鬼,也愿将魂魄继续游荡在你大魏的山河之上,是何等的愚忠。

    魏贤帝呜咽的哭出声,瞪直了双目看着帐纱顶,双手僵直的在空中挥动着。

    昭平,朕不是故意的,朕也不想的,可是燕家做大为威胁到朕的皇权,朕不许!

    燕靖予站立在龙床边,满含恨意的看着床上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男人,一丝快慰浮上心头。燕家如今这样是谁害的,这个男人自称贤明君主,愿礼贤下士囊括天下才人为他所用。却不想在达到自己目标之后,只是将曾经有功的旧臣一个个斩杀,燕家是这样,苏家是这样,还有那么多个曾经站在他身后,从夺嫡之争开始支持他的忠良贤臣。

    真真是可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样的道理他却不明白。如今外敌来犯,还有谁能披荆斩棘站在他身前,替他挡住飘摇江山的疾风。

    他的祖父肝脑涂地,以灵守卫大魏;他的父王燕乾睿战死沙场,他的表兄燕倾澜被万箭穿心,他的王叔,曾刀口舔血,却未等到马革裹尸,直接被君王一个莫须有的怀疑而赐毒酒身亡。燕家世代忠良,还要做到如斯地步才能让君王放下戒备。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