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6.再见裴寅

    她点点头,快速吃下两个热腾腾的包子,又拿起一块温热的紫薯糕放进嘴里,甜而不腻,口齿留香。

    我派人去知会了语冰那丫头,她只说一路颠簸劳累,身子乏得很,就不和咱们一块去了。

    秦轻霜明白他是出于该有的礼数,秦语冰也算是他名义上的侄女了,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也不能明着厚此薄彼。哪想秦语冰心思通透,也不去挑破这一层,只是万分周全的回了个信,如此也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今日魏都天气不错,没有扬州城阴雨绵绵扰人心烦,加之秋意逐来,城中都弥漫着清凉的气息。马车穿过晨起的闹市沿着街道往城郊驶去,秦轻霜掀开帘子目不暇接的看着外面的街景,不禁感叹大魏的繁华。

    这京都基建很好,阁楼酒肆高耸林立,走卒商贩多不胜数。天子脚下,布衣平民和罗衣显贵也能撇开森严等级,融洽一起。只是这繁华的背后,是多少战士刀口舔血换来的,塞外景色却也及不上这‘邑呈’半分。

    不知舅舅要带我去哪里?害怕自己止不住的想念燕靖予,秦轻霜收回了目光,询问着跟在马车侧前方的吴之遥。

    白洛那小子说城郊半山腰有个好去处,天清气朗最适合垂溪钓鱼,说是亲手做芦花鱼给我们尝尝,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她掀着帘子的手僵住,没想到他是要带自己去白洛。两人先前见过一次,可却是在类似相亲的饭局上见的,还害人家一顿饭打了不少喷嚏。想来有些尴尬,虽然她能平常心对待,可燕靖予是强烈要求过她不许私下与这些个公子哥见面的。

    舅舅我突然想去城里转转。

    不急,等吃了那小子亲手做的鱼再说,城里景色寡淡,山中有林木潭水,鸟语花香的,怡然自得,你去了就知道了。

    山路也不算崎岖不平,或许是多有富贵人家上山游玩的,一路上都顺顺当当的。正如吴之遥保证,山上的风景确实不错。千山一碧,可就一绿色便有万千种,绿的各不相同。浅绿的椿树枝条,鹅暖黄的柳枝芽,翠绿色的松林和深绿色的橡树林,环绕着水蓝色的湖泊,确实是个野炊踏春的好去处。

    刚刚上来的地方有处桃林,三月间的时候可美的了,现在看不到了,可山顶有处晚枫林,深秋时大片大片的红色,跟火焰似的,可好看了。

    秦轻霜听着他介绍着山中美景,免不了心驰神往。没过多久,马车速度逐渐缓了下来。吴之遥本是骑着马,当下夹起马腹冲上去一探究竟。

    这一看便见候在路口边的白洛,他先是一惊,后笑骂道:你小子,还算有良心,专程来接咱们,怎么样,鱼做好了?

    白洛只手负于身后,边摇着手中的折扇,歉意道:你说要带位绝世美人来,我到没想到是霜霜姑娘。

    那可不咋的,我大侄女不就是绝世美人么。

    此时,秦轻霜已经下了马车,隔着老远听吴之遥这般自豪的夸赞自己,不由的小脸一红。她自己的脸皮都厚了,结果摊上个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舅舅

    霜霜姑娘好,许久不见。白洛见她来,友好的问候。

    白公子好。

    秦轻霜欠了欠身,面露尴尬。白洛笑着移开眼睛,又道:所以专程来路口接应你们,再有一件事,今日千和郡主在。

    郡主在?你咋不早说,我大侄女害羞着呢,万一拘谨怎么办。

    白洛无奈的摇头,本是没有邀请他们的,不知怎么的他们也上山来,我总不好下逐客令吧。

    吴之遥有些不满意,倒不是不喜千和郡主,是担心秦轻霜面子薄会放不开。

    那算了,今日的帐你记着,改日还便是,我带我大侄女去别处快活。

    好友有了微辞,白洛正欲挽留,丛林空档处走来一位翩翩公子,隔着老远朝几人招呼道:白公子,是在等何人啊?哦,原来是吴公子,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吴之遥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万分鄙夷的小声道:这人怎么也在,一个面首还这么抛头露面,膈应谁呢?

    嘘,你小点声,今日不止他在,郡主身边还多出一位新面孔,也是为青年才俊。

    吴之遥嘁了声,郡主好兴致,一般爱慕燕世子,一边又咳咳咳我什么也没说啊。

    注意到身旁的秦轻霜,他赶紧噤了声,生怕她不开心。

    二位公子,这边请啊。

    走是走不了的,吴之遥虽有些不自在,碍于千和郡主的面,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秦轻霜跟在两人身后,知道千和爱慕燕靖予的事,也有些好奇这位郡主,情敌见面,我暗敌明,有什么好怕的,不怂。

    林子深处,有一处露天茶台,置办着几张舒适的摇床和太师椅,桌上焚着驱蚊香,四处又幽静,确实雅静。

    三人徐徐而去,林中的千和郡主放下茶杯,点头笑迎,原来是吴家六公子。

    微臣见过郡主殿下。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