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5.吴家的态度

    吴之遥领着两位小姐下马车入了府,面生的家奴远远看去,只当风光霁月的秦语冰是吴家外孙女。私下都艳羡不已,直夸秦小姐的面相是个有福的,定能独得皇恩圣宠,为秦吴两家夺得无限荣光。

    秦轻霜目不斜视,被小舅舅牵着下车后就乖乖的跟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府门外候着几位舅妈和婆姨,她一个也不认识。好在吴之遥明白她是太久不曾回来,定是不记得辈分,很小心的提醒了众位家眷的情况。

    相比她的窘态和谨慎,秦语冰表现的更好,虽是第一次来吴家,对人对事不同的态度却拿捏得当,找不到半点不妥的地方,受到一致好评。

    等下人带着她两焚香沐浴,洗去了路途的铅华,已是晚宴的时分,久不露面的吴老爷才姗姗来迟。

    秦轻霜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这位外公,虽年过古稀,却不见老态龙钟之感,还是精神矍铄的样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目光犀利可见洞察之力,绝不是好糊弄之人。

    她不由得有些紧张,生怕自己不小心露出破绽。

    给外公请安,霜霜久不见您,想您的紧。

    吴宗达锐利的眼神扫视在秦氏姐妹身上,最后聚集在秦轻霜这边,点了点头,沉声道:恩,坐下用膳吧。

    吴家家训严格,今日因秦轻霜和秦语冰的到来,还稍显活跃了些,以往都是各自闷着头吃饭不许闲谈。虽是如此,秦轻霜还是觉得别扭,席间吴之遥总夹菜给她,能缓解一些尴尬。可没怎么动筷子她已经食之无味,再不想动碗里的菜肴了。至于同样吃的很少的秦语冰,估计人家本来就秀气。

    吴宗达见她吃的差不多,吩咐几名女眷招呼秦语冰,自己却唤秦轻霜随她去书房一趟。

    吴之遥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她跟去便可,秦轻霜依然紧张,磨磨蹭蹭跟在老远的地方,不情愿去书房。

    两人进了房间,家丁点上香炉,奉上沏好的西湖龙井茶后恭敬的候在门外。

    无碍,霜霜站着听也行,外公有何指教?

    她杵在那儿不肯落座,书桌旁的吴宗达微瞪了她一眼,秦轻霜立马乖巧并腿坐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还是没个长进,可比你娘差远了,那丫头就是个爱哭的毛病,你呢

    外公教训的是,霜霜知错。

    吴宗达摆摆手,满不在意的回道:你素来与我不亲,不愿意随你娘回来小住,忌我,怕我,我虽对你严格了些,但却是为你好。你娘只有你一个孩子,太骄纵了些,总是不好的,你自己也能看到与秦家二小姐的差距。

    秦轻霜暗自吐吐舌头,感情原主也这么惧惮自家外公,难怪她出于本能都不敢与他靠近。

    娘亲往日总为轻霜操碎了心,是轻霜不对。

    吴宗达轻声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又道:这次你娘传信于我,我也才得知你被太后钦点入宫的消息,朝堂上尚未传出这份宫娥的名单,老夫猜想是太后一个人的主张。可就算如此,你入宫依然让老夫觉得匪夷所思,你的身份和学识

    他没将话说完,秦轻霜却能明白他的意思。论出生她只是一个庶女,比不过京中佳丽;论学识,她连首打油诗都对不出来,菜的不能再菜,即使进宫也是去当绿叶衬托其他贵人的,完全是当炮灰的料。

    你大哥秦云穆自皇帝陛下还是皇子时,便与之亲近,算是他麾下的人,如今选对了阵营算是旗开得胜。太后会选你二人是不是出于这个原因,尚不得而知,但这件事必定是有他参与的。

    对于这个大哥,秦轻霜没有什么印象,所见所闻全是先前秦胥轩茶前饭后不自觉的夸赞。为甄夫人所出,算是年轻有为的才子俊杰。

    外公认为,是大哥举荐了我们?

    倒也不是那个意思,或许是他有那个能耐得太后皇上赏识,这才联想到秦家未出阁的两位姑娘,料想你们应该是不差的,所以会为巩固君臣关系,召你们入宫了。

    秦轻霜显得有些意外,真像吴宗达这样分析,那自己岂不是会被景逸墨选中,纳入后宫?还是和秦语冰一起?果然皇帝这职业就是好,坐享齐人之福这事,就天子敢这般肆无忌惮,不担心人家姑娘愿不愿意。

    外公,霜霜并不想入宫为妃,可有法子能解?

    吴宗达沉思了小会儿,捋顺了花白的胡须,言道:我与你几位舅舅商讨过此事,你去宫里虽不见得是坏事,但念在你性子太刚,不懂怀柔,也可能会为家族招致祸患。今日我见那秦家四女确实是个适合在宫里存活的不二人选,至于你么得看看能不能有那个契机帮助你出宫。

    秦轻霜想起了燕靖予,若他开口,景逸墨必定会准许她回扬州,可现在她不确定远在边关的燕靖予知道她的情况。

    她想全盘拖出自己和燕世子的关系,又觉得闹得人尽皆知有些难堪,毕竟这种事情由男方公布不是更好么?想到这里,秦轻霜最终还是选择沉默,没有告知吴宗达自己和燕靖予的关系。

    放心,你娘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愿意你入宫,我身为你外公,会帮着你。只不过现目前没有任何说辞,若是就这样平白无故去向陛下和太后禀明,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且先按宫中计划行事,等时机一到,吴家只会帮你出宫。

    秦轻霜不言,面露深色,古时秀女不愿入宫都想过什么法子来着?称病装懵?不知道这样的办法是否可行。

    吴宗达淡淡的睨了她一眼,又道:装病或是突然受伤痴呆这样的小把戏,就不要在太后面前耍弄了,省点心思想想该走的捷径。

    多谢外公替霜霜思量。秦轻霜心头一个咯噔,起身行礼,态度已不像先前那般诚惶诚恐。吴宗达虽有些严肃,但对她这个外孙女却并不见外。虽官品不大,但风评一向很好,为人刚直不阿,若愿帮她,也能让她在宫里少走不少弯路。

    一阵促膝长谈后,吴宗达才挥手让秦轻霜离开。门庭后的长廊处,吴之遥已经等待多时,见她轻松出来,长舒一口气,还以为你又得被爹爹说哭鼻子呢。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