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7.不甘当男宠

    吴之遥护短的抢了话,拂袖挡住秦轻霜的脸,隔住了裴寅的视线。

    是本郡主不该,说了句无伤大雅的笑话,吴公子不必在意。千和郡主举起酒杯微笑的看着两人,自饮一杯。

    话说到这个份上,吴之遥也不好生气,只得端起桌上的酒杯回敬了一杯。

    昔有醉翁竹林曲水流觞,今有我众人山涧畅饮开怀,快哉妙哉,小生敬郡主殿下与二位公子,还有霜霜姑娘。

    似乎感到宴会上微妙的氛围,先前朝着他们招呼的男子笑着打破无声的局面,持杯敬酒。

    千和郡主很给面子的笑了笑,还是子欣懂我,唯有美景美酒不可辜负。

    众人举起酒杯畅饮,吴之遥很贴心的给她斟满果酒,果香四溢不易喝醉,是难得的佳酿。

    酒过三巡,白洛吩咐下人做好的芦花鱼才被奉上。因为吃过点心,秦轻霜不饿,只象征性的动了下筷子。

    许是觉得果酒甘甜可口的原因贪嘴了,没一小会儿她就有些腹胀又不好意思朝吴之遥示意。再看对面的千和郡主已经喝开了,与两三名的少年笑成一团,汗衫微敞,当真有些放浪形骸的意味。

    原本坐在身边的裴寅不知何时退居一旁,装作对芦花鱼感兴趣的样子,实则根本没怎么动筷子。

    秦轻霜内急憋不住了,小脸蛋涨的红彤彤的,终于受不了,她悄悄扯了几下吴之遥的衣袖,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正与白洛聊得热火朝天的吴之遥听话,瞬间明白过来,懊恼自己的不细心,你朝着密林深处去,那边有下人置好的出恭用具。

    秦轻霜正欲起身,他有些不放心,又道:要不我跟你去吧。

    不不不,不必,我自己就成。

    他也不再强求,目送秦轻霜迈着小碎步朝着林中跑去,刚想起忘了给她带上驱蚊的香囊,暗骂自己不体贴。

    越往里走,林子光线越暗。草木葳蕤,遮天蔽日,外界的日头被厚厚一层绿叶生生截去一半,有些晦暗不明。

    秦轻霜穿过丛林,瞥见前方的白纱布遮住的小帐篷,立马飞奔上前。等她出来时,暗想时辰还早想着可以磨蹭一会,遂往另一条小径走去。

    这山林的景色确实很好,若不是蚊虫多了些,可媲美仙境。她拨开路边的兰花丛,往林子另一边走去,惬意于沿途的风景。

    没走几步,担心吴之遥寻不到她,秦轻霜寻得一处瀑布,立于石上观远山溪涧,身后响起一声熟悉的呼唤,她暗叫不妙,希望是自己的幻觉。

    她装作没听见,袖口下的双手握成一团。

    裴寅知道她的听见了,只是不愿回头,有些心酸的哽咽道:你如今看见我,也会装作是陌生人了么?

    知道躲不过去,秦轻霜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过身回他一个礼貌的微笑,裴公子。

    你以前从不唤我裴公子,都叫我

    叫你文旌对吧,你也说了那是以前,既然不必从前,很多事情发生变化也是理所应当的。

    裴寅看着她有些疏离淡漠的脸,不自觉卸下一身傲气,霜霜,我没有做郡主的入幕之宾,我与她

    嗯,你不必解释。

    皇城很多事情都不如明面上那么正大光明,仕途这条路对平民百姓是很不公平的,寒门难出贵子,我得不到引荐,只有郡主愿意给我机会。

    秦轻霜知道他有很多无奈,且不说他究竟是不是千和后宫的一员,单说他一个家道中落的文人,没钱没势,想要在京城立足自然是难于上青天的。殿试延后了那么久,对他这种举家前来科靠的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想撑下去不靠旁人的帮助是不太可能的。

    既然郡主赏识你,你便好好努力,争取考得功名。

    裴寅满眼含伤的看着她,笑的很苦涩,我的会的,我答应过你,要高中状元八抬大轿娶你进门,我不会食言的。

    秦轻霜收起笑容,态度平和的回道:不必了,或许等你中了状元就不会这样想了。

    怎会,我与你在一起那么久,彼此心意相通,不是最鹣鲽情深的吗?

    她轻轻摇头,目光如水的看着他,我早说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秦轻霜,很多想法都变了,或许我现在不该说这些,你还是专心备考吧,心无杂念的好。

    裴寅冷笑一番,微红着双眼瞪着她,你说谎,你根本就是变心了,你娘日日在你跟前说我的不是,说我不是大丈夫不能担起责任,给不了你要的,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么?你是看上了燕世子,还是妄想进宫为妃?也对,不管哪个选择,都比我这个穷鬼好,人往高处走嘛,我怎么不明白。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不懂我,你会不一样,可现在连你都看不起我了。

    说起吴氏的不好,秦轻霜有些不开心,她娘什么都好,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来看,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该被小辈这般诟病。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