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3.难舍温柔情

    马车摇晃在泥泞小道上,道阻且长,路很艰难。但这条路有人却选择继续走下去。

    秦轻霜窝在马车里打盹,身后的桐木马车中,一席烟紫色长裙的秦语冰掀开赤墨色的帘布,扬起手中的丝绢,渐渐松开手。

    风夹着雨瞬间将手帕吹走,几番飞舞后被雨滴打湿落入泥水里,再寻不得痕迹。

    秦语冰还记得这寸昂贵的丝绢是江起云从蚕商手中高价买来的。只因她是易过敏体质,一般粗布丝绢用着会出红疹,于是她很多衣服的料子都是他变着各种方法塞到她手里的。

    只是以后,她不再需要了。

    距离关口不足两三座城池,十万训练有素的铁骑精锐正马不停蹄地奔着已经沦陷的边疆而去,为首的将军年岁尚轻,冷冽聚峰的眉头却藏着果敢杀伐的锐气。

    他披着银甲,腰佩长剑,座下千里良驹追风赶月,风驰电掣一日便是千里之外。

    离开扬州城已经月余,镇压前太子叛党虽比想象的棘手,但也暂时遏制了余党的嚣张气焰。只是在平反的过程中,燕靖予惊讶的发现,敬王手上的筹码,似乎不止是他们知道的那么简单。

    几次欲要生擒他时,都有神秘人出来解救,那人他曾远远的看了一眼,戴着银质的面具,身手却高的有些诡异。那样的大人物会愿意为景逸风效犬马之劳?这其中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他虽掌管着燕家军,但却不会做第二个燕昭平,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样的道理他岂会不知,即便无人救他也不会真的伤了敬王,帝王心中有根刺,就会永远需要有个替他拔出利刺的工具。

    所以,就他本意而已,也不会真的让景逸风被自己捉住,可那个人究竟是谁,武功远高出他,谋略计策也十足的厉害,景逸风得了他,无疑是得了最有利的保障。这大魏怕不会真的太平了。

    燕靖予驾着马,看着日渐西沉的夕阳,想起两年前与燕昭平和燕倾澜出征,也是这样的境况。匈奴人缺衣少食,为了抢口粮食不惜举身犯险来边疆造次。却在听到自己叔父和表兄的威名后吓的屁滚尿流,终做一团散沙逃回极寒之地。

    如今他再次奉旨来力压胡敌,却再也看不见王叔英姿飒爽的傲气,也看不见傲视群雄的表兄,手持红缨枪的霸气。

    白枭紧随其后,眼看视野逐渐短近,上前提醒道:世子,天色不早了,咱们的队伍已经不停歇的行了两日,是否稍作休息,好让弟兄们整顿调息。

    前一步才把太子追的往北荒大山逃去,气没喘上一口又跟着前往边疆,铁打的身子都消受不了。

    燕靖予目光沉稳,平视前方,马速却缓下来许多,再走上三两个时辰,前方有处湖泊,到那边歇脚吧。

    是,属下遵命!

    被白枭打断了思绪,燕靖予才止住了眼底流露的悲伤,转眼间又变得冷冽清贵。看着被余晖染红的天际,像是擦了胭脂的小姑娘的脸,突然就想起了许久不见的秦轻霜,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如何了。

    白枭,扬州城内可有动静传来?

    白枭牵着马绳,看着身旁系着血红披风,威武霸气的男子,有些打趣道:世子是指府上的动静,还是

    燕靖予睨了他一眼,给了记警告的眼神。

    白枭抿嘴无声笑了笑才道:秦小姐一切都好,依言没有再见过任何男子,您可放心。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告诉他秦轻霜偷摸着见过裴寅的消息,塞外风雨还不够猛烈嘛!左右是场误会,不知道也无妨,省的主子摆臭脸。

    让暗卫盯仔细点,我不在的时候她必须是安全的。

    白枭嗤了声,秦家是有金山银山有人惦记,还是她秦家三小姐是绝世大美人被各方人马盯上了。主子心底的那点小九九他会不知道,就怕自己未来岳母趁着他不在把自家女儿塞出去了。

    主子放心,秦小姐百米之内,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这个夏天她连熏香都免了。

    燕靖予终于有了丝笑意,知道白皙戏谑他也不恼。行了一段距离后才停下来休息,一放松注意力,发现更想那丫头了,只盼此次战事顺利,能尽快让匈奴回老巢去,早日回去见她。

    我不去!娘,您打死我吧,说什么也不去!

    秦轻霜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两脚不停的踹来踹去,十足的无赖模样。要她进宫当秀女?那不就是皇帝备胎小老婆么,万一哪天被看上不得清白不保啊。虽然她有些想多了,就她这样的姿色,秦语冰完全可以吊打她,轮也轮不到她,可是一想到被关在举步维艰,大气不能出的深宫,她就特不自在。

    吴氏怜惜的摸上她的脑袋,无奈道:皇命难为,娘也没办法。如今唯一的出路,就是盼你能与世子殿下取得联系,让他知道这事,也好出个主意。

    秦轻霜盘着腿手臂拖着脑袋,仔细琢磨可行的办法,想来想去都不可取,只得抱住吴氏不撒手。

    古时的通讯技术不发达,她能用什么办法让燕靖予知道她目前的窘态呢?

    霜霜,再过几日宫里就派人来了,娘的想法是让你不必等他们来,自己去京城。

    秦轻霜狐疑的看着她,有些不解:娘的意思是

    你去京城找你舅舅吧,让他想办法联系上世子殿下。之前也是他拖白洛见你的,未曾想知竟是这样的结果。你也多年未回去看你外公了,这次就当回去省亲了。

    秦轻霜站起身拍拍屁股,她倒是听过吴氏有提起那个小舅舅,不过只言片语。大概是吴家除了她外公尚在,还有三个舅舅,最小的那个和吴氏最亲,求他来帮忙最合适不过。

    可是我忤逆了舅舅的意思,没和白洛成,他会不会生气不理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