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32.命悬一线

    行了半柱香的时辰,莫说村落,就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未时的太阳正烈,大地被炙烤的冒青烟,两人都有些干渴难耐。尤其是秦轻霜,席上为了保持淑女风范,不敢吃太多也不敢贪杯,基本是饿着肚子到现在,她本就胃口好,这个时辰肚子也该抗议了。

    燕靖予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双脚乏力的很,全凭着不屈的意志力支撑到现在。

    在这休息一下吧,保存些体力。这里属荒郊,鲜少有人出没,百里之外应该都没有住户,若天色晚了你就自己先往回走,太阳一落山,这里恐有野兽出没。

    秦轻霜听他这么一说,有些害怕,她环视了四周,发现确实杳无人烟。就是命丧在这荒山野岭也无人收尸,一想到会有丛林野兽出没,她紧张的拉紧燕靖予的袖中,不敢多言一句。

    别怕,青天白日的很少会有不识相的畜生,你只管往前走,若是能求得帮助最好不过。

    那那世子你呢?

    燕靖予斜靠在一颗方石上,气喘吁吁道:我会连累你,你先自求多福吧。

    秦轻霜有些犹豫,纠结的看着直冒冷汗的他,担忧道:现在真的不会出现狼啊,老虎之类的吧。

    不会。他很笃定的答道,你先走吧,趁着太阳没落山,说不定秦家已经知道你有危险,派人来寻你了。

    可是可她若走了,燕靖予该怎么办,他伤的那样重,没有人在身边只怕是凶多吉少。

    你不是渴了又饿了么?听话,快些回去吧。

    秦轻霜知道他不想拖累自己,感动之余又觉得郁结。虽说是自己倒了血霉被他不小心劫持,可好歹两人曾经也是吃同一碗粥的搭档,算了,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吧。

    山头上的丛林处,一声响天动地的虎啸隔着长林传来。两人听之,背脊一僵。秦轻霜吞掉了没说完的那半句话,吓的牙齿打颤。

    你你不是说大白天的没有不识趣的畜生么?

    燕靖予嘴角一抽,万分尴尬道,那个也不排除极个别

    紧接着又是两声叫吼。秦轻霜紧张的看着山上的密林,都快要哭了。

    此地不宜久留,你赶快走。

    我不!我害怕!

    燕靖予顾不得身体的不适,站起身一把拉住她,两只锐利如鹰的眼睛快速扫了下四周,耳听八方冷静如常。

    找到水源地往水流处走。

    老虎会水吗?秦轻霜攥着他的衣角,搭着他的胳膊加快了行动的步伐。

    肯定比你水性好。

    两人不在说话,燕靖予没有忽略秦轻霜已经开始抽噎的表情,用那只完好的大手揉揉她的发丝,笑道:你放心,既然是我不留神将你带出来,一定会将你毫发无损的带回去。

    听他这样表态,秦轻霜觉得安定了不少,放在世子满血之时,武艺高强当回武松揍老虎应该不在话下,可现在他自己都是樽泥菩萨,如何保住自己的同时又护住她这个拖油**。要是打不过他会不会丢下自己跑了。想打这里,她将燕靖予的衣角牵的更紧了。

    另一方的黄土大道上,尘沙飞扬,马蹄骤急。江起云带着人马一路紧追而来,离太湖越远,四周越发寂静。山石杂乱的道路上,有明显的车辙印一路延伸至远方。不知马车上发生过什么,这车轱辘似乎是摩擦在土地上的,留下很长的光滑条状印,可见当时车速之快。

    公子,这地上有东西!

    江起云也瞧见了阳光照射下,路面上有明晃晃的小光点。他缓下了马速,翻身下马近身查看。见前方好一截道路上,都布满了细小的银针,沾草木的地方皆是一片枯黑,不必说这银针是被人淬毒了。

    秦轻霜定有危险,虽然他心悦秦语冰,但事情因他而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深陷囹圄。若她有事,秦伯父那边必不好说,更何况让他娶了语冰。

    加快速度,必须找到秦三小姐!

    属下遵命!

    马队避开地上的银针发狂似的赶往前方。

    三小姐被世子劫持了,这一铁打的事实发生后,喜子和小武是不肯相信的,两人倒是沿着路追了一段时间,可赶不上马车离去的速度。好端端的人没了,两人没了主意,只得慌忙往对岸赶去,好第一时间通知秦胥轩该作何打算。

    彼时,秦老爷正与好友喝的伶仃大醉,迷糊间看到冲忙上前请罪的下人,还有些恍惚不明。只有吴氏最先反应过来,吓的惊慌失措。

    江知怨重摔了酒杯,怒斥道:霜霜不是和起云在一起的么?怎么无端跑去对岸了?

    下奴赶忙汇报了秦轻霜落水的起因经过,吴氏更是吓的脸色发白。甄夫人眉间轻蹙,瞧着远处快步走来的两人,脸色稍霁,却又不好发作。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