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44.小舅舅

    秦轻霜呛了口水,这舅舅确定是亲生的无疑!

    吴之遥拿起手帕给她擦嘴,又自顾道:舅舅这不是在念你不好,而是你的性子委实不适合留在宫中,秦家并非大的氏族门第,此次会被太后选中,还不知这其中有些什么缘由。

    新帝广选秀女本不是什么值得疑惑的事情,但直接钦定名额且非京中门第女子的,又还是头一回。此次钦点的秀女名额中,他还特意留意了下,除了秦家两位姑娘是扬州城的,其他的几位都是京城人氏。

    秦家,最近有变故?

    秦轻霜吃着美食,心情变好了不少,听吴之遥这么一说,也想不出究竟是何缘故。

    且不说她先前与昭平王爷的光辉事迹,就是被整个扬州城传出与情郎私奔这一出,也没有资格进宫的,毕竟名声也就不好听,再来个身子不清白,不是自己给皇家抹黑么?

    太后不会是这么拎不清的人啊。

    所以此番进宫必定凶险,我与爹爹也商讨过此事,没个法子可解,若你早些和白洛那小子定下来说不定能避免的。

    吴之遥暗自惋惜,白洛是他的交好的同僚,品行端良,为人实诚,官品虽不大,但重在潜力不小。也不知道霜霜这丫头究竟看上了谁,连白洛都败下阵了。

    大侄女儿,你老实告诉舅舅,究竟是看上谁?

    秦轻霜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件事,白洛竟是只字未提么?也对,吴氏知晓燕靖予的存在后,也没有向他禀明过,只说了个自家女儿不懂事,耽误了白公子的好时辰,改日登门赔礼道歉。被这样搪塞一过,估计白洛也是懵圈的状态。

    小舅舅霜霜在此先谢过你的好意,然后再给您陪个不是,最后还请您帮霜霜一次,传封书信去边疆。

    吴之遥不解,疑惑道:你要传书信给谁?

    秦轻霜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燕世子,燕靖予。

    咳咳咳,停停车,快停车。

    小舅舅,您这是怎么了?

    吴之遥扶着车壁,在赶马的车夫停下之后,连滚带爬摔下了车。

    不行了,他晕车,得走回去了。

    秦轻霜下车扶起他,没明白一个燕靖予怎么就把吴家人吓成这样。她娘听后直接昏倒,她舅舅吓的跳车?

    燕家与吴家有过节不成?

    好不容易将吴之遥拉上了马车安顿好,秦轻霜看他不停的揉着太阳穴,很是伤脑的样子,忍不住嘀咕,燕靖予是有什么三头六臂不成。

    舅舅书信的事?

    不必,这事他早晚会知道,多此一举没必要。吴之遥捂住眼,有气无力的回道。

    你觉得,他若是对你上心,会不派人暗自护着你么?

    秦轻霜恍然大悟,也对啊,若是燕靖予对她上心点,又怎么会不知晓她的近况。

    俩人再无多言,吴之遥靠在马车里发怵,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越发烦躁起来,只得闭着眼假寐。

    千里之外的边陲小城,一身战袍的燕靖予手握书信似有千斤之重。信上的内容他反复看了好多遍几乎能倒背如流。

    秦轻霜会被太后钦定,事情定不会像表面上那样简单。他家阿霜可没到那个声名远播的地步,若不是有人故意为之,他根本不会信。

    世子殿下,匈奴暂时停止了进攻,我们接下来如何打算?戍守将士上前请命,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沉稳镇静。

    燕靖予冷笑一声,战术么?

    速战,速决。

    匈奴来势汹汹,虽勇猛有余但智谋不足,且自燕靖予来边疆后,嚣张的气焰明显减了不少,燕家带给胡人的震慑,依旧是笼罩上空的阴影。

    他们只需要求饶。

    打退匈奴,尽快回京城才是正事,他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大魏的天,要变了。

    扬州城离京城并不远,乘车若是快点能在三日抵达,因为天气的缘故,加重了行驶的难度,等一行人到达京城郊外时,已经是第五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