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39.小狼狗?小奶狗?

    喜子喘着粗气,指着霜华居,急的直跺脚,您快去看看小姐,奴婢奴婢刚刚看见一个男人从小姐房里走出来了。

    吴氏一听吓的赶忙捂住她的嘴,咒骂一句,呸,死丫头不许胡说,坏了我女儿的名声让你好看。

    喜子摇头呜呜叫,手还指着院外。

    挽香,你进来替我更衣,我要去小姐那边看看。

    挽香领命进来伺候,晨洗未来得及梳妆,吴氏便匆匆赶去了霜华居。

    此时秦轻霜还没有清醒过来,大刺刺的躺在床上,昨夜激吻后脖子及雪白的胸前还残有醒目的痕迹。

    吴氏一把推开门,吓的她一个激灵,见她进来还迷迷糊糊喊了声娘。

    床头还挂着男人的腰带,她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眉眼春情无限,身子上还留有暧昧的红印,一切历历在目,吴氏气的腿脚发软,一个站立不稳人朝后边倒去。

    挽香和喜子立马扶住她,夫人,您当心身子。

    秦轻霜这才清醒过来,瞥见床头那条金丝鞶带醒目的挂在床头,想要遮掩时已经晚了。

    你这不要脸的小蹄子!

    吴氏大喝一声,挣脱两个丫鬟的搀扶一巴掌就要挥来,看着她无辜的小脸又下不去手,那巴掌最终扇在自己脸上。

    我吴惜月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哟,非得摊上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

    秦轻霜心里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艹!他说的自有办法就是指这个?他就以这样的方法帮她!不怕害死她么!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做我的世子妃;第二心甘情愿做我的世子妃。

    这两个选项有明显的区别么

    没有三!他恶狠狠的瞪着她,有些躁动不安。

    秦轻霜白了他一眼,伸手去推他,得了别闹,一会儿该来人了。

    燕靖予不依,半压在她软绵绵的身子上,目光炽热深邃,本世子建议你选二。

    我看你比较二!

    她腾出手探上燕靖予的额头,试了试温度,没染风寒啊,怎么说话神神叨叨的,毒素蔓延到脑子了?

    燕靖予扯下她的手一把举过她头顶按住,这样的姿势有些羞耻,让秦轻霜有些羞怯,还未等她出言反抗,只听得他一声低沉的怒吼,秦轻霜,你是傻子么?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么?她顿时傻愣住,好似没听清他刚刚说了什么。

    燕靖予咬牙看着她,没由的有些紧张,他十四岁随父出征,这双满是薄茧的大手扛过长枪提过大刀,可这么娇软的姑娘他却是头一次触碰。她娇娇弱弱的,身子软的跟棉花似的,生怕自己一个用力会弄疼了她。

    秦轻霜被他按在床塌上,能明显感觉到他在克制自己的力道,双手还有些微微颤抖。她忍不住想笑,又觉得他突然的告白显得有些突兀,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有些莫名的情愫。他说他喜欢自己,虽不太明白他哪根脑神经搭错了线,但这么霸道强势的情话,她是第一次听见。

    世子,您该不会要这样看我一整夜吧。

    燕靖予忙松开对她的桎梏坐起身,见她挣扎着起身又将她摁回去,一本正经道:本世子还没有用强

    噗,那成,您倒是快点啊。

    听她催促自己,一双妙目满是促狭的意味,他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轻霜憋着笑,暗自感叹这世子爷是不是纯情的有些过分了。简直是未经上色的白纸,细看下还有染上双颊的红晕,模样可爱的紧。

    燕靖予突然俯下身,桃花眼柔情的看了她片刻,闭上眼很自然的含住她的唇瓣,甜甜软软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软香温玉在怀,铁骨铮铮也化为绕指柔。

    秦轻霜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忘了本能的反应。

    他察觉到不对劲,睁开眼看见她傻愣的反应,低声喝道:你给本世子把眼睛闭上!她照做乖乖的闭上眼,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湿湿的,软软的。她心跳的极快。他的吻技并不怎么样,甚至有些笨笨的,呆呆的,可秦轻霜却觉得有种甜蜜的感觉充盈了整个心扉。

    这夜他像是找到了新的消遣的方式,变着戏法从她身上索取甜蜜,秦轻霜反抗不得,他力大如牛整个压在她身上,任何挣扎都是徒劳,不痛不痒的力道如隔靴搔痒

    好在他懂得节制,也知道礼数才没有突破最后那道防线,除此之外她全身都被他膜拜了一遍。等到两人都面红耳赤的并排躺在一起。燕靖予才恢复往日的冷傲,一边替她理好被角,遮盖住外泄的春光,一边霸道宣布,从今往后,你不许再出去见别人,若是被我知晓仔细你的腿。

    秦轻霜喘着气,整个人还晕乎乎的如同踩空在云层上,她脑中唯一的念头便是自己被强吻了,还是不敢大声喊叫吃暗亏的强吻!手掌心传来灼热的温度,她试着抽回被他圈住的手,却被捏的更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