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1.史上最悲催穿越

    先留着这个女人,等日后再定夺。

    撂下话,忙与丫鬟一同离去,探望自己曾孙去了。

    见老王妃离开,几个嬷嬷悻悻的收手,也便不再管女子的死活。

    几缕日光顺着窗柩透洒进来,柴房里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约么两炷香的时间,地上的女子微微蜷动手指,有了苏醒之意。

    秦轻霜恢复意识时,全身便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痛,疼的她嘴角一抽,倒吸一口凉气。

    她下意识的摸上可怜的小香臀,发誓再也不吃火锅。不就连着吃了两顿火锅嘛,这痔疮犯了,真疼的她想一头撞死在抱枕上。

    等她揉了两把肿的老高的臀部,回过了神,方觉事情有些不妙。她明明穿着睡衣,入手的却是手感上乘的绸缎。

    秦轻霜猛地睁开眼,却被周遭陌生的场景吓了一跳。这不是寝室,她此刻正匍匐在一堆草垛上,低头一看,身上还穿着一件被弄的破破烂烂,甚是脏乱的大红喜袍。

    没错,就是一件喜袍,还是样式极为传统复古,做工极其精致考究的袍子。秦轻霜脑子还是一片混沌,半趴在地上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容她想想,穿着大红喜服,被人关在这堆满杂物结满蜘蛛网的柴房里,窗户纸还是破的,能看见外面是庭院的一角。可周边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安静清幽的环境和熙闹的宿舍截然不同。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一阵窸窣响动后,紧闭的大门被人粗暴的推开。

    外面的阳光见缝透洒进来,将柴房照亮几分。牛高马大的婆子手里端着一土陶碗径直踏进了。

    没死呢,没死就别装出一副柔弱可怜的样!

    壮实的婆子一点不见外的将碗放在她跟前,嫌恶的朝她啐了一口,片刻不耽搁就转身离去。

    秦轻霜立马唤住她:这位婶婶,麻烦问问

    话未说完,那婆子一副见了鬼般惊恐的模样打断了她,怎么,还妄想指使我老婆子,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呸!小浪蹄子,伙着外人私奔,气走了咱王爷,以后有你没你日子过!

    哈?秦轻霜一脸懵的状态,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怎么?昏迷了一夜傻了不成?你去外边儿听听,整个扬州城谁不是伸长了脖子看咱们景亲王府的笑话!可怜了咱王爷,朝中叱咤风云二十载,外邦威风禀禀了数十年,就没这么憋屈过,现在走了都落得不少笑谈,全因你而起

    秦轻霜脑回路转了十八道拐,总算是勉强弄懂了些事情的起因经过。

    原来是这王府年过半百的王爷,因身子不适,恶疾缠身,需纳入一房小妾冲喜。

    可谁也没想到,测了八字,寻了好人家,也由此闹出了一场天大的笑话。被选中的侧妃正是

    她这位新婚夜被关进柴房的倒霉催,也就是扬州城太守秦老爷的三女。

    虽是个庶出,却生的水灵可人,可谁知成婚那天,这锣鼓喧天,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没能接来新娘子,到听闻了秦家三小姐不愿成了这老少婚,与情郎私奔的惊天消息。

    老王爷得知新娘子和人跑了,当场气结,捂着胸口没能说出完整的半句话便撒手人寰。

    王府派出去的人将整个扬州城掘地三尺,翻了个底朝天,逮着了这逃婚的秦小姐。

    只因自己儿子被触了霉头,命丧黄泉,景亲王府的老王妃一怒之下,将那未曾完婚的儿媳妇结实暴打了一顿板子,再将人关进了柴房。

    于是乎,喜事变丧事,新房变柴房。

    景亲王府风光了多年,虽是个异性藩王,但在朝中的势力却不容小觑。没想到王爷晚年名节不保,因这不省心的侧妃成了天下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就是去了,也添了几笔戏谑由头,平白辱没了威震四方的好名声。

    怪不得这婆子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秦轻霜自认倒霉,未等她发话,那满身肥膘的婆子又朝她啐了一口,便再次将门从外面反锁起来。

    肚子又一次长叹起来,容不得她多想,只得端起放在地上的陶碗。碗里也就半碗清粥,说是粥却没有几粒米,外加一个被泡的发胀软烂的黑皮馒头。

    光从卖相上看,这吃食真的磕碜了些,只是秦轻霜实在饿了头昏眼花,只得端起碗大口大口咽了下去。

    等勉强解决了温饱,她又开始四处瞎踅摸。在脱光了厚重的衣物,得见满是淤青乌紫的伤痕,连同确认好这身子并非她本人后,秦轻霜才哭笑不得的认清穿越的事实。

    穿就穿吧,自己还是个和人私奔气死新婚丈夫的倒霉催!可以,这波操作很强势啊,原主这是留了一箩筐的黑锅给她背啊。

    当天傍晚那送饭的婆子又来了,还是同样的膳食,连那只灰扑扑的土陶碗都没有变。

    在搭讪被骂,叫人被骂,安安静静扒在草垛上数蚂蚁还是被骂的情况下,秦轻霜就这样连着被关了一天一夜。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