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8.他叫她霜霜

    谨遵张嬷嬷的教诲,一定不会踏踏实实的做事。

    管家领着秦轻霜及几个身体结实的小厮出了府,第一次见到外面的景色,一路上只有她显得尤为兴奋,丝毫没注意自己这小身板委实不适合跟着来采办。

    这十里扬州路,千丈繁华景,轻易将人迷醉,陷入它的南城美色里。

    沿街江畔,十里画舫,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市井人家的繁荣和玉人吹箫的雅致衬的相得益彰。

    白玉石拱桥接连两岸,桥上有曼妙女子舞袖挥纱,桥下有黝黑船家爽朗吆喝。

    两边街道酒肆茶楼,商铺小贩多不胜数,还有一些走街串巷的挑夫,扛着胆子做着流动小商贩的活计。

    虽不至摩肩接踵,也称得上人头攒动。

    秦轻霜乐的合不拢嘴,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哎。

    管家带着几人四处奔走,累是累了些,也总比在府上受压迫好上许多。

    不一会儿,板车上已经堆满了的物品,管家命秦轻霜与一名小厮先送东西回府。

    秦轻霜没看够沿街的风景,心里不舍,便安慰自己来日方长,等出了王府还的自由身,天大地大哪里都可以去。

    回程的路上,秦轻霜不如之前出府那边拘谨,主动与身边一同推着板车的小厮打起了招呼。

    大牛,你什么时候来王府的,工龄多长了?

    大牛憨厚一笑,推着车回道:我来府上五年了,说起来

    正听的兴起,被一过路男子故意轻轻撞了下。

    秦轻霜推车的手顿住,很确定刚刚那一声自己并没有听岔。

    她回过头,见身后站着一位青年男子,面露哀伤的看着她。

    他生的十分俊俏,白皙干净,一副书生装扮的模样,着一身粗麻布衣,却丝毫不掩傲骨之姿。

    秦轻霜不知为何,一时间竟呆愣住了。

    这个男人是谁?为何会这样看着她?

    眼里流露的全是悲伤和不甘,似乎是渴望而不可得一般,止于礼教不敢上前,保持着最佳的距离,远远的看着她。

    轻轻唤她:霜霜。

    端上空碗出了门,迎面走来一脸猜忌的玉竹,我刚刚听见你和别人说话。

    秦轻霜打了个响指,毫不在意说道:聪明,你说的没错,我房里藏着个人,你要不要去看看?

    玉竹被她这么一噎,竟无言可对,白了她一眼后,穿过左侧的小道,推开园中对面的房门。

    夜晚忙活完,秦轻霜又和往常一样,成功顺回来一只鸡腿,喜滋滋的献给世子殿下。

    燕靖予盯着那只油光闪闪的烤鸡腿,又瞟了眼她红彤彤的手,有些迟疑。

    世子怎么不吃,别担心,小的倒泔水之后,洗过手的。

    燕靖予身形一滞,拿鸡腿的手又缩了回来。

    请殿下不要嫌弃,轻霜真的

    秦轻霜也觉得很委屈,这双手穿来时还是青葱水嫩的样子,这才不到半个月,就成了这样。

    燕靖予这才瞥见她的红肿的老高的双手,想来这秦家三小姐哪怕是个庶出的,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何曾遭过这样的罪。心下不忍,口吻软了几分,才道:本世子不是嫌弃你,我不饿,你吃吧。

    他怎么会不明白她每晚偷吃的行径,想起上次被挖出来的‘宝’,忍不住一阵恶寒。

    可是世子有伤势在身,需要吃点好的补补。

    不了,还是你吃吧。习武之人会修炼辟谷之术,饿上了两三天并无大碍,就是出征在外,也少不了风餐露宿的时候。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