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别翻墙,有门!:5.撞见她偷吃

    念初有了身孕,今后得好好注意,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祖母。

    傅念初羞赧一笑,孙媳谢过祖母。

    秦轻霜离的远了,只听的个大概,也七七八八猜到那能凑一桌麻将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关系。

    原来这王府自老王爷离世后,便分为东院和北苑,老王妃有两个儿子,皆是能上战杀敌的大将。东院的长子唤名乾睿,早年征战沙场离世。自己嫁做冲喜的是北苑次子,昭平王爷。

    乾睿王爷和王妃死的早,只留下两个儿子,一个便是前几日遇见过的那小世子燕靖予。还有个长子,唤名怀瑾,只不过是侧妃所出,那个怀了孩子的女子便是燕怀瑾的结发妻子。

    身旁坐着另外三名女人,分别是燕怀瑾的亲娘柳侧妃,再然后是乾睿王爷的两位遗孀,张夫人和安夫人。

    至于昭平王爷,本有个文武双全的儿子,两年前对抗胡人,战死沙场。昭平王妃因此郁郁寡欢,很不幸的在一年前郁郁寡欢的去了,余下几个小妾也是走的走病的病。直到自己被选中成了冲喜丫头,气死了昭平王爷。

    听到这里,秦轻霜明白那日老王妃听她胡言乱语还愿意不下死手弄她,原来是快要抱小曾孙了,为自己曾孙儿积德。

    不消片刻,院外走来一翩翩公子,一席玉青色锦衣,气宇轩昂,温文尔雅,略长燕靖予几岁,估么二十四五,看上去却平易近人许多。看样子应该是东院的大公子来了。

    秦轻霜捡枝条拾落叶的手收住,跟着其他丫鬟一起伏在旁边行礼,等大公子离开后才继续忙活。

    老王妃见他来,笑意更深,怀瑾这孩子懂事,还知道惦记媳妇儿,哪像予儿那个不懂事的,老大不小了,还不愿意娶妻,徒惹我老婆子担心。

    傅念初小脸微微红,明媚动人的丹凤眼看向气宇不凡的夫君,眼角眉梢皆是风情万种。任谁都能看出夫妻关系极为和睦。

    祖母说笑了,二弟还小,且身为世子,自然不敢马虎。

    他若是听话,娶了千和郡主,这个时候也能为人父了。

    几人唠了会儿家常,燕怀瑾唯恐自家夫人身子不适,也不顾长辈笑话,揽住佳人的肩膀,带着她离去,远处看,活像一对神仙眷侣,好不登对。

    关于世子爷的去向,秦轻霜没兴趣,府上的丫鬟却都私下猜测起来。有人说是去荣安王府看千和郡主的,毕竟老王妃的心愿,便是希望世子能娶了这皇家郡主。

    燕家并非皇族血统,靠的是祖上征战沙场打下的基业,老王爷走的早,景亲王府在故去昭平王爷的掌舵下倒也辉煌了二十年,只是燕家人丁单薄却是一直未改的事实。娶个皇家女子,自然对开枝散叶稳固朝政极其有效的。

    也有人说千和郡主算什么,惠鸢公主今年豆蔻年华,也是极赏识世子的,指不定是被在青云道观避暑的公主叫去了。

    众说纷纭,秦轻霜只当闲来听了个八卦,并不往心里去,只是暗暗想着今日午膳给主子们做了荷叶排骨和百花鸭,说不定晚上能淘到宝。

    子夜时分,秦轻霜啃完了一截鸭脖子和两只鸭爪爪后,打了个响亮的饱嗝。躺在床上指着王府铺张浪费的可恶现象,有道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没见过谁吃鸭子只吃胸脯那一点软嫩地方的,其他的都丢掉。若不是膳房有人,她是真的想把整只都顺回来,没办法的是最终只能揪下来这点。

    躺在床上消化了好一会儿,秦轻霜才蹑手蹑脚的起身,包好碎骨头出了门。

    桂花树下是不能再埋了,得换个地方,秦轻霜预备将偷吃的罪证埋在草丛中。确认四下无人后,才开始动作。

    等她做好了一切,王府里却传来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明亮的火把将王府照的宛如白昼。

    伴着护卫的喊叫,有刺客!抓刺客!

    秦轻霜怕被捉现行,慌忙起身正欲往房间里冲,前脚刚踏进去,脖子上莫名多了把锋利的剑,身后有个低哑的叫停她,不许出声,不然杀了你。

    秦轻霜忍住惊声尖叫的冲动,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这这位好汉,有话好好说。

    少废话,我现在正在被人追杀,借你住处躲藏。边说边推搡着秦轻霜进屋。

    可里面算得上家徒四壁,简单的几件家什一览无余,并无安全可靠的藏身之处。

    秦轻霜吓的冷汗直流,红着眼眶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从此以后戒掉宵夜,免得遇到各路牛鬼蛇神。

    身后的黑衣人受了很重的伤,却已经开始没了提剑的力气,一把推开她,单膝跪地止不住的喘气。

    秦轻霜背对着他,不敢轻举妄动,门外的声音却越来越多,搜捕的动作也越来越近。

    那个好汉,我可以帮你,如果你信得过小女子的话。

    黑衣人没有说话,秦轻霜当他是默认了,心里猜测是不是前几日燕世子追的那个贼人,倘若是,自己救下他有没有人生安全。不过照目前来看,不救也好不到哪里去。况且是傲娇世子的敌人,能取信他是不是能让他帮忙带自己出去?

    大侠放心,我是真心要帮你的,你有所不知,小女原本是个良家子,只因那燕世子贪图我的美貌,才将我强行掳来,可怜我那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就这样不幸被活活气死,我是个多有骨气的人呐,誓死不从这才没让他得逞,只是他公报私仇把我关在这后院,不停的奴役我,小女子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杀夫夺爱之恨,你且信我!

    见身后的人不回答,她又再接再厉,继续道:小女子此生只爱我夫君一人,哪怕他燕世子位高权重,也得不到我心,只求大侠能记住今日之恩,他人能救我出苦海,逢年过节,我去给我那苦命的夫君烧两注香。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